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人动态
应对邻避主义的中国智慧
2014-11-11 07:52:19 作者:俞云和 来源:何俊 《 光明日报 》( 2014年11月11日 16 版) 访问次数:7

 

应对邻避主义的中国智慧
何俊 《 光明日报 》( 2014年11月11日 16 版)
邻避主义(nimbyism)在现代生活中已成为一个显著问题。任何一个人的生活都必然产生垃圾,但却没有谁愿意让垃圾紧邻自己的住所。垃圾清理企业的本位与责任,也许更聚焦于垃圾如何高效处理的技术问题;垃圾清理企业的选址则成为政府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是邻避主义使得政府任何的努力都难以让所有人满意。毫无疑问,政府与垃圾清理企业需要继续努力,但是邻避主义的根本解决却更待所有的人从观念到习惯的改变。中国思想传统中的天人合一观念,非常有助于启悟与引导我们。
经过先秦至汉初长时段的思想演化,天人合一的观念终于在阴阳家的宇宙图像的基础上发展成为中国哲学与思想文化的一个基础性与核心性的观念。天人合一观念中的“人”,就是指活在现世中的人及其生活,但“天”的含义却要丰富很多。与人相对应的自然世界是“天”最基本的含义;在此之上,还有人赋予自然世界的各种内涵:意义的、价值的,乃至人格化的,也就是神的存在。这些内涵的总和,不仅构成了天对人的生命规则与生活方式的直接指令,即“天命之谓性”,而且天还整个地成为超越于世俗人间的理想世界。天人合一就是世俗中的人通过努力,使自己的行为符合自然的原理,从而使人间不完善的生活在现世的存在中趋近天的理想状态,并最终达到与天合一的境界。
但是,这样理想化的天人合一,究竟又当如何来实现呢?在汉代前期中国文化于精神层面上牢固确立起天人合一的观念以前,天人合一的实现路径在其漫长的思想演化中大致经历了三种模式,它们可以映照我们今天所面对的垃圾文化中的邻避主义。
最早的模式是“民神杂糅”。所有的人天然地与自然众神共处,人们从天神的各种形态,也就是气象万千的自然世界那里获得生活的启示与资源,人们的劳动创造出各种产品,并且加以消费,而将垃圾返回自然世界。在那个阶段,因为人的生活简单而质朴,道法自然,因此人类生产与生活的垃圾被自然世界完全接纳、消化。在这一模式下,作为独立的系统,自然世界与人类生活相合无间,彼此形成有机的循环,天人合一以其天然的形态成为一种客观的存在,相应的观念,如系统与循环,也自然地构成了中国思想的河床。
第二种模式是“绝地天通”。根据《尚书·吕刑》中“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的记载,大约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五帝之一的颛顼改变了“民神杂糅”的状态,切断了民众与天神、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天然沟通,而将人与天神的联结交托于君王,或专业的神职人员巫觋。毫无疑问,在这样的交托形式下,天人合一仍然是获得了实现。只是,这样的实现是以垄断的方式达到的,人类生活的依据、标准、价值、意义都被格式化为单一的模式。
第三种模式是“道术将为天下裂”。“绝地天通”后约1500年,也就是约从公元前一千年起,“绝地天通”的单一垄断模式难以为继,人们似乎发现委托制的单一模式已无法满足自己生活的现状,生活的多元多向的突破开始出现,这就是《庄子·天下》中所断言的“道术将为天下裂”。这一“裂”来得非常迅猛,它对于此前生活于“绝地天通”中的人们来说,既是一场新的巨大思想启蒙,又是一场旧的生活世界变革。庄子用他深刻的寓意描述了这个历史时刻:南海之帝儵,北海之帝忽,感念中央之帝混沌的善待,思以回报,以为人皆有七窍,唯混沌没有,于是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在随之而来的混乱动荡世界里,老子、孔子、墨子成为重构中国人精神世界的三位伟大先哲。他们希望我们的生活世界重归秩序,在这个秩序世界中,自然世界依然是人类生活的最终依据与意义源头,但是人类趋近并最终与这一依据与源头的合一,共生共化,不再只是单一地交托于某个专业人群,而是同时依赖于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生活世界中建立起通往自然世界的大道。整个人类的生活仍然需要通过各类专业群体的工作来实现天人合一,但是这个天人合一的实现经过了我们每个人的精神自觉,以及基于这种自觉而建立起来的生活。换言之,在经过了“民神杂糅”“绝地天通”,以及“道术为天下裂”以后的天人合一,已成为植根于每个中国人精神中的观念与准则。
映照于天人合一的三种模式,透过垃圾的视角,我们来审视垃圾文化中的邻避主义。不难发现,传统的农业社会正如前文所述,处于垃圾历史中的“民神杂糅”时代,垃圾构成人与自然整个循环中的有机环节,并没有引发邻避主义的问题。邻避主义是工业社会的产物,而工业时代可视为“绝地天通”,因为工业时代的基本思维与路径是高度集约了的专业化。垃圾的处理也是如此。然而,垃圾与其他人间事务极不相同的是,其他的事务都象征着或多或少的权力,或者是正向的某种东西,而垃圾却是人类生活的唾弃物,代表着负向的价值。虽然所有人的生活都在不断地产生出垃圾,但却没有人乐意将垃圾留下,而是迫切地将垃圾交托于专业的垃圾清理企业,并且希望这些企业的作业场所远离自己的生活,越远越好,甚而将这样的诉求黏附于各种美丽的价值,衍生出垃圾文化中的邻避主义。
然而,工业文明的深度发展,以及工业文明催生出的现代巨大城市带来的人口高度集聚,一方面使得垃圾处理成为最重要的人间事务之一,另一方面使得垃圾处理呈现出专业的垃圾企业难以胜任的责任,如大气污染、全球变暖等等;即便是垃圾本身,无论是量,还是质,也越来越呈现出自然世界无法消化的趋势。人类与自然共生共化的循环正面临着临界点(turning point)的到来,一旦跨越这个临界点,整个生态系统将面临打破,人类将面临自然世界破坏的不可逆(irreversible)。
上一次的“道术将为天下裂”在人类思想史上被称之为“轴心时代”,它形成了人类各大文明的基础性核心思想,引领人类衍生至今。中华文化几千年绵延未断的历史更是成为人类文明史的华彩乐章,而天人合一的观念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生活准则与理想。今天,工业文明的“道术”已到了“将为天下裂”的时候,人类在新世纪正重新回到自己唤醒自己的“新轴心时代”。当专业的垃圾清理企业以出色的工作带给我们美好生活的同时,邻避主义,以及更为深重的生态难题、奢华的消费主义,足以唤醒我们对自己的生活观念与习惯与我们赖以生活的自然之间的关系重新思考,倾听来自自然的声音,严肃地审视我们自己的生活,在新的基础上重新体认与承续中国思想传统中的天人合一精神,引导人类在自然的怀抱中与自然永续共生。
(作者:杭州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