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人动态
【出访】访问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总结报告摘要
2012-07-31 00:00:00 作者:姚永辉 来源: 访问次数:751

 

美国西部时间2012年3月11日下午五点,飞机在Phoenix(菲尼克斯)着陆,从此我开始为期三个多月的短期访学,两小时以前,我还在旧金山机场用SKYPE向家人报平安。旧金山机场内,从安检处到登机口,到处可见华人的踪影,恍惚间看到这里百余年来华人生活的变与不变,不禁诸多感慨!菲尼克斯,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的首府,这是一座在古印第安人生活区发展起来的城市。在一百多年以前,凤凰城并不叫菲尼克斯,而是被称为Hoozdo,据说在纳瓦伙族印第安人的语言中意为“炎热的地方”,夏季最高温度可达摄氏45度以上。行走在街上,常常可以看到一些特别的街道名,比如Apache road,Apache原本是居住在这里的印第安人部落的部落名,后来以之命名一条羊肠小道,经过一百年的发展,现在已是坦佩小镇最主要的大道之一。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主校区位于距离菲尼克斯仅十五分钟车程的小镇坦佩。ASU的发展历程,和今天的杭州师范大学比较相似。1885年,坦佩设立公立师范学校,后来曾改名为“亚利桑那师范学校”、“亚利桑那师范学院”、“亚利桑那州立学院”,后来逐渐发展为一所综合性大学,即今天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目前ASU的汉学研究力量主要集中于全球语言文化系、哲学历史宗教学院。比较知名的汉学家包括:田浩(Hoyt Tillman),主要从事宋代理学研究,全球语言文化学院;奚如谷(Stephen H. West),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戏剧、宋代城市文化等研究,全球语言文化学院;柏夷(Stphen Bokenhanmp),主要从事中国道教研究,哲学历史宗教学院;高德耀(Robert Joe Cutter),主要从事早期中古文学和文化研究,全球语言文化学院等。结合我自己的研究方向,和前三位有比较多的交流。
资料的扫描和整理是本次访问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最重要的任务之一。田浩教授在以往的研究工作中,收集了近九百篇期刊论文,来源于英、日、法、德学术期刊,主要是关于宋元历史文化研究方面的资料,所涉领域包括文学、哲学、艺术、历史、军事科技等,对上述领域的研究者而言有着一定的参考价值。从3月中旬至5月下旬,我完成了近900篇文章的扫描工作,6月初整理出初步的目录。经过重新分类整理之后,这批资料将成为国学院的特存资料。
在此次访美中,通过参与本科生的课程,得以了解美国年轻一代大学生对中国文化基于“他者”立场的理解。由于自己近年来主要从事中国古代礼仪的研究,因此在Seminar Ritual and Politics in China中国礼仪与政治研究生讨论课中参与度更高。在课堂上做了报告,重点介绍自己过往的研究与未来的研究兴趣。此外,翻译了田浩教授最新的论文,这是田浩教授对当代中国三场传统婚礼的案例分析,经过和田浩教授多次讨论,最后将题目确定为“礼之殊途:《朱子家礼》现代化与恢复古礼的践行——以当代儒家婚礼为视角的分析”,中文译稿近两万字。在这次翻译论文的过程中,主要有两点收获:其一、围绕着对个别英文句子如何翻译的讨论,对中西方的表述差异有了较为真切的感受;其二、通过与田浩教授质疑-回应的反复讨论,对他者的眼光分析中国礼仪有了更直观的体会。本篇译稿预计将在艾恺教授所编论文集中发表。
离开杭州,前往美国之前,国学院曾请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葛兆光先生来我校做了一场名为“亚洲史研究的方法”的报告,在这场报告中,葛兆光先生提出他通过对四至八世纪的中国、日本、高句丽墓葬壁画的分析,指出东亚文化交错的客观事实以及打破艺术、历史、宗教研究畛域的重要意义,认为中国史研究中要有“亚洲”眼光,要充分考虑中国文明对于周边国家与地区的影响和吸纳,将“亚洲”作为“中国”研究的视野和背景,此外还介绍了欧美学界相关研究的新取径,概述了亚洲史研究的一般途径,指出“亚洲视野”下的研究中掌握多种语言文献的重要意义。
这次的访美之行对此深有体会。在美国的时候,我所接触到的学者,通常都会好几种的语言,比如奚如谷教授,掌握五门语言,包括现代汉语(读、说、写)、古代汉语(读)、日语(读)、德语(读、说)、法语(读)、西班牙语(读)。田浩老师班上的同学,至少每人也会两门外语。我认识的一位研究生乔纳森,本科所学专业为英美文学,后来因为对中国四川清代基督教传播感兴趣,开始转向历史学研究,并学习中文。我和他不定期讨论topic,我藉此锻炼英文口语,他亦可藉此锻炼中文。美国学者和研究生主动学习语言和成效显著的事实,和他们的动机——即学好语言是为了用于实际,密不可分。
主动学习相关语言,不是一位优秀学者所应该具备的品质,而是一位合格的学者应该具备的基本品质。美国的图书放置,通常将亚洲研究的所有资料都放在一起,当你站在一排关于中国传统礼仪研究的书架面前,你会发现,有中文、日文、韩文,如果你不能掌握日文和韩文,你会有一种完全没办法展开研究的焦虑。而中国图书馆,由于中文是母语,因此通常将日文、韩文和英文等文献放置于外文文献的类别,和中文文献分开放置,它给人造成的这种紧张感、焦虑感很自然被弱化,尤其对于那些初涉研究工作、还未能认识到掌握多种语言之重要性的研究者而言。
这次访美,有幸参加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主办、台湾中央研究院及华东师范大学古籍所承办的国际会议Zhu Xi’s Classical Studies and its Transmission and Development in East Asia,在大会上报告了题为“宋代官私修礼仪文本的庶民化:以丧仪为中心的讨论”的论文。作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访问学者,我参与了大会的会务筹备和会议期间的部分工作,并在此过程中体验了中美学界迥然相异的办会风格。正式会议讨论分两天进行,按主题内容安排学者发言的顺序。不设名牌、不拉横幅、不搞宴请,一律吃自助餐。学校虽然也委派了行政人员辅助办会,但主办方负责人即田浩教授,需要亲力亲为参与会议的琐碎事项。在此过程中,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都为这种简约却讨论充分的会议风格,感到欣赏。
经田浩先生父女的引介,我走访了菲尼克斯一家著名的私立中Phoenix Country Day School,简称PCDS。我的访谈分两部分进行:首先是采访高年级部的Head,Jack Phillips;其次采访几位来自不同国家的该校学生。由于比较关心教育实习、师资招聘、大学与中小学之间的合作,以及社区教育、国际交流等问题,因此我对Jack的采访主要围绕这些方面展开。对学生的访谈,我主要针对课堂互动的方式、社区服务的种类、对学校学术讨论的感受,以及与大学老师的交流等方面展开。在田浩教授的引介之下,我结识了Lauren McArthur Harris,她是密西根大学历史和社会研究教育专业的博士,目前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玛丽·卢·富尔顿教师学院和历史系联合聘用的助理教授,主要从事世界历史教育、社会研究教育、教师教育、课程与教学等研究。她服务于社会学/历史修订委员会,全美教学专业标准委员会(简称NBPTS)。访谈内容主要围绕着:美国教师教育的现状、教师资格证的考试内容等问题展开。她为我介绍了美国公立学校教师资格证考取及规则制定方面的网站。在交谈中,我了解到,Lauren是Big history项目推广的成员。在访谈结束之后,Lauren赠予了我Big history推广项目的主要参考书之一:《This fleeting world: A short history of humanity》(该书作者是David Christian,Big history project的管理者)
2012年6月22日,我回到杭州,结束了此次访美之行。感谢学校设立“教育国际化”项目,感谢国际处在我申请并实施该示范项目的过程中所给予的支持,感谢国学院能推荐我参与这次项目申请,使我有机会精进学业,得以在中西不同的文化背景下重新思考过去曾经“自以为是”的一些定论,得以在与多位学者的交流中,获得灵感和启发,得以近距离了解、观察或体验美国的教师教育和私立中学的教学运作。需要特别感谢的是,田浩教授及陈曦老师(同在ASU访问的武汉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以及刘倩老师、ASU的几位在读博士,他们在我访美之前或之间给予了莫大的帮助。(姚永辉)

 

333

2 

(和Jack的合影)

QQ截图20121102182158

  (和访谈学生的合影:学校特意挑选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包括美国、英国、墨西哥、韩国、中国ABC、德国)